总裁手记: 诚信的温暖和力量

总裁手记                  诚信的温暖和力量

/陈如刚


QQ图片20160612142037.png

陈如刚董事长与陪伴圣安百草走过十多年风风雨雨的24号会员陈文华阿姨在她的蜗居合影


  今年春节,我第一个上门看望的用户是圣安百草健康俱乐部编号为24号的会员,今年八十二岁高龄的北京市三十八中退休教师陈文华。

  十多年来,正是这位老人以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当初对圣安百草许下的一句诺言,让我们在她十多年风雨同舟的陪伴中,切身感受到了诚信的温暖和力量;又因为她“食言”后的一封道歉信,让我萌生了上门看望老会员的想法,于是就有了我们今年春节的感恩之行。

  作为一个用户,陈文华阿姨究竟对圣安百草许下了什么诺言,以致要用十多年的行动来践行?最终又是什么导致了老人的食言?

 

      1、一句足以温暖并鼓舞我们一生的诺言    

  十多年前,陈文华阿姨曾对我发誓:“只要圣安百草健康俱乐部搞活动,不管刮风下雨,就是下小刀子头上扣着铁锅我也来参加。将来两条腿走不动,我就三条腿来(柱拐杖),三条腿走不动了,我四条腿爬着也要来参加你们的活动。”

  那时,陈文华阿姨才六十多岁,她确实说到做到,此后的十几年里,只要俱乐部搞活动,我们都能见到陈文华阿姨的身影。


QQ图片20160612142227.jpg 


  2007年在东城区少年宫的圣安百草重阳节活动现场,我果然又见到了陈文华阿姨,而这年她已79岁高龄。看着这位陪伴我们走过十多年风风雨雨的老会员,我心里感激万分,老人见到我,拄着手中的拐杖说:“陈总,我信守了自己的诺言,你看,俱乐部有活动,我这不是用三条腿来了吗?”

  陈文华阿姨因为小儿麻痹症,腿脚本就不利落,如今又近八十高龄,从当时的宣武区赶到东城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一路拄着拐杖行走,其艰辛与不易可想而知。我赶紧上前搀扶老人,陪她走进会场。

         2、道歉信催生感恩行
  去年重阳节,陈文华阿姨托人捎给了我一封信,信中老人向我道歉,说自己年事已高,行动确实不便,她终于食言不能前来参加俱乐部的活动了,请我原谅……
  其实我知道,这一天总是会来的,我只是期望这一天来得越晚越好。如果这一天真的来了,就该我们上门去看望这些老会员了。

  当年我们既没有资金、技术,也没有任何社会背景,最终能在天子脚下白手起家,正是靠一批像陈文华阿姨这样的会员给予我们父母般的关爱与呵护,才使我们得以从几个人的一家小公司,成长为今天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集团化企业。如今我们长大了,而他们却在时光中渐渐老去。
  前年我和张总说过要安排时间去看望陈文华阿姨这样一批老会员,但由于种种缘故,最终未能如愿。
  感恩不能等待!我决定无论多忙,在今年春节期间,我都一定要亲自上门看望那些跟随我们十多年的老会员。

        3、沧桑人生不了情 彼此温暖感恩心

  2月的一天早上九点,在宣武医院附近拐了几个胡同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位于荣光胡同一个小四合院的陈文华阿姨家。

  开门的是陈文华阿姨。老人见到我们便说:我给他们(指我们提前打电话联系的员工)说了,不让你们来,你们那么忙,你看陈总、张总还都亲自来了,我谢谢你们了。老人说着竟然扶着拐杖深深地给我们鞠了一躬。我赶紧上前搀扶住老人说:“您别这样,您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来给您拜年,看望您是应该的。”

  尽管北京前一天下雪了,路上不少地方还有积雪,可老人住的这个独立小四合院里外路上的积雪都清理的很干净。

  老人告诉我们目前她一个人住在这个院里,这些积雪都是她自己清理的。看着柱着拐杖依然颤巍巍、行走困难的老人,我真得无法想象她是怎样能将这里的积雪清理得如此干净。

  院里西边、北边各有一排小平房,老人住在两间打通的东厢房——一间八平米的卧室连着一间六平米的卫生间,没有厅,厨房在院子里。

  老人的卧室没有窗户,进门就是一张吃饭的圆桌,桌子上摆满了杂物,圆桌后摆着一个斑驳陆离的旧式大衣柜、左边墙根下摆放着一张床,床脚边堆着一摞被子、衣服,靠门这面墙摆着一张堆着不少报刊与书籍的写字台,进门右边的墙上挂着个布帘,帘子后边是卫生间。

  进屋后,我们坐在圆桌旁的椅子上,老人就只能坐在床上陪我们说话了。坐在如此狭小,且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我们依然感到清冷,大家都没有脱外套。我注意到房间里既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取暖就靠门边的一个小煤球炉子。可能是因为煤球炉子封着火的缘故,屋里温度不会超过12度。

  看着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独居这样的寒舍,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老人再次对我们来看望她表示感谢时,我告诉老人,圣安百草人一直对她充满感激,因为她十多年来用实际行动践行了那句足以温暖我们一生的诺言。

  说到温暖,老人说自己大半生都是在寒冷中度过的,直到晚年,遇到了圣安百草,才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温暖。

  老人告诉我们,这个四合院是当年京城八大胡同(妓院)所在地,所以房间都很小,房间大的也只有八平米,小的只有六平米。

  她和他都是教师,结婚的时候买下了这个四合院,并育有两儿一女。文革中风华正茂的她被划为五类右派(当时右派分六级:一、二类属于“极右”,不管原来级别多高,只发二、三十元生活费;三至五类分别降三级、二级、一级;第六类最轻,只戴帽不降级)。

  虽然被划成右派,但她坚决否认自己反党、反社会主义,于是多次挨打、被揪斗,在她最困难、最需要帮助和支持的时候,她最爱的那个人却与她划清界限,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后来她被下放到边远的山区农场劳动改造十多年,她至始至终都不“认罪”。虽然离婚了,但她每月还得负担一个孩子的生活费用。

  后来她深爱的他又找人了,得知这个消息后,她连夜赶回北京城告诉他:他再婚,她管不着,但要对她的孩子不好,她一定会和他们拼命。说完这些话,她又独自一人返回农场。

  落实政策后,她回到了这个小院,当时两个儿子也都住在这里,他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两个孩子的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于是她负责抚养一个孙子。

  前些年,他得了癌症,没人在身边照顾他。孩子建议将他接回这个小院,让她看在孩子们的份上照顾他。她思前想后,最终答应了。但当孩子建议他们复合时,却被她一口回绝。她说,尽管我这一生只爱他一个,到现在还爱着他,我可以照顾他,每天给他做三顿饭,但我绝不原谅他。想复婚,门都没有!

  她照顾了他四年,他“走”了。

  后来孩子们在其他地方有了房子,先后搬出了这个小院,现在又剩下她一人在这里生活。她说孩子都很孝顺,也常回来看她。

  “我就是这样一个又臭又硬的性格,我一生基本上都是在寒冷中度过的。后来遇到你们,不仅圣宁帮我控制住了家传的顽固性高血压,还治好了我医院检查不出来,走道时,突然迈不动腿的怪病;后来经常参加俱乐部的活动,享受你们的热情服务和关心,我才真正感受到了人生的温暖。”

  听了老人坎坷的人生经历,看着眼前这位刚强而坚毅的老人,我的眼睛湿润了。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如陈文华阿姨这般人生与情感经历,依然坚强乐观的面对生活,那是对生活怎样的一种热爱才能让她以如此平和的心态面对自己曾经历的这一切?

  临走前,我告诉老人,以后我每年春节都会来给她拜年。老人坚持将我们送到院门外,当我们和她握手告别的时候,老人再次九十度的弯腰鞠躬,我们边走边回头挥手示意老人回屋,可老人拄着拐杖依附在院门一直默默的看着我们走远……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